解局 | 长城人寿为何连连加仓金融街?

对金融街而言,这场溢价超过10%的交易,无疑让其补充了在手资金;但对长城人寿来说,这家险资企业或许更希望透过股份的收购来改善其资产配置状况,从而扭转持续亏损的局面。

qg777|钱柜qg777|qg钱柜娱乐【官网】登录地址 晚上六点半,夜幕降临,北京金融街华灯初上,复兴门内大街的生活气息逐渐浓厚起来。

朦胧的灯光下,西装笔挺的年轻人穿梭于大大小小的胡同中,有的急匆匆地向着目的地前进,有的则是静静的站在写字楼边上等待还没下班的伙伴。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人们,略显疲态,而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是,这个中国金融业中心地带的打造者几天前进行了一场静悄悄的交易。

9日上午,金融街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股东长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于9月6日在二级市场以大宗交易方式受让了四间公司所持有的金融街股份,转让数量总计89,026,229股,占金融街总股本的2.9785%,转让价格为8.53元/股,涉资约7.5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长城人寿与涉及此次股份转让的交易方均为金融街集团的一致行动人,因此,此次的股份转让属于一致行动人之间的股份转让。交易完成后,金融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合计持股比例和股份数量保持不变。

这笔涉资7.59亿元的交易,显然是一致行动人直接的股权交换。

有分析表示,上市公司时常会进行股权的协议转让以作为场内交易的重要补充,因此,类似金融街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情况实属正常现象。

但连续三年净利为负长城人寿却连连大手笔加仓金融街、高溢价收购股份......在这场资本计算的背后,或许是股东各方对长短期利益的考量。

对金融街而言,这场溢价超过10%的交易,无疑让其补充了在手资金;但对长城人寿来说,这家险资企业或许更希望透过股份的收购来改善其资产配置状况,从而扭转持续亏损的局面。

“溢价收购”与连连加仓

受益于四笔大宗交易,金融街的股价于9月6日低开高走,收盘报价7.77元/股,上涨0.26%。若以交易日为定价基准日,计算前2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这一数字录得7.57元/股。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长城人寿此次以8.53元/股的单价收购金融街接近2.98%的股权,较交易日的收盘价格上涨9.78%;较平均股价溢价12.68%。

初步看来,这笔买卖的确算不上是一笔“划算”的交易,甚至有投资者在交流网站上直接质疑道,长城人寿为何不通过二级市场直接收购散户的股票,这样一来,交易的价格要便宜得多,何必充当“冤大头”?

熟悉长城人寿的人士则向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与每股净资产相比较的话,8.5元的成本应该说还不算很高。”

按照他的解释,2019年中期,金融街的每股净资产达到10.75元,而2016年至2018年,这一数字分别为9.28元、9.89元、10.69元,均高于此次交易的单价8.53元。

也就是说,长城人寿实际上是以低于金融街近三年的每股净资产的价格买入了8900万股股票,显然作为长期持有投资的险资企业而言,这种买入是有利可图的。

财经分析人士张化东也表示:“从价格上来看,如果PB低于1的话,他都属于在每股净资产以下去买,我觉得也未尝不可,毕竟这也是一个体系内部的交易,说明长城人寿对金融街的未来还是十分看好的。”

“如果要通过二级市场去增持的话,我们至少要增持两年半的时间,才能达到5%进而权益法核算的目的。”熟悉长城人寿的人士提到。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交易前,金融街集团持有金融街31.14%的股份,长城人寿持有2.10%的股份,而此次交易的四个对手方资本运营中心、华融综合、华融基础、富景文化分别持有金融街2.29%、0.21%、0.21%、0.26%的股份,涉及交易的各方均为一致行动人,合共持有36.22%的股份。

交易完成后,金融街集团持有金融街31.14%的股份,长城人寿的持股比例则增至5.08%,其余四个交易方不再持有金融街的股份,而金融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依旧为36.22%。

根据会计准则,对于拥有权益的股份达到或者超过30%的股东在12个月内累积增持超过2%的部分,《收购办法》规定一年内不能继续增持。

今年以来,长城人寿持续在二级市场加仓长城人寿。根据金融街2019年的半年报显示,长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有资金在二季度增持公司2275.07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升至1.61%。随后,下半年开始,长城人寿多次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增持金融街,持股比例增至2.10%。

“这项规定是导致我们无法通过二级市场的方式快速增持的最主要原因,如果没有这项规定的话,我们一定会在二级市场上增持。”

加之,从二级市场购买股票时刻会面临股价的波动情况,“我们可以肯定,在这两年半里面,公司的股价必然会出现波动,这种波动对于公司来讲,就是一种业绩上的扰动。”该人士提到。

因此,采用内部股权交易的方式能够以稳定的价格让长城人寿所持股份迅速增加,同时避开了12个月内累积增持比例不得超过2%的规定。对长城人寿来说,这无疑是个最便捷与最快速的方式。

长城人寿的算盘

由于房地产行业高ROE、低波动性的特点,近两年,险资对房地产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纷纷入股房地产企业。其中,安邦集团持有远洋、金地、金融街、万科等股份,中国平安则入股了碧桂园、融创、华夏幸福、金茂等房企。

张化东也提到:“因为房地产能容纳的资金比较大,资产属性本身也比较好,这和险资的长周期、大资金的投资优势是比较匹配的,所以说险资还是比较偏爱于地产。”

而长城人寿作为金融街集团旗下的金融板块控股公司,同样不想错过这个大好机会。但长城人寿并不像其他险资一样进行分散投资,而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日益增加对金融街控股的持股比例。

除此之外,今年6月,长城人寿还以10.54亿元的价格接盘金融街位于上海的金融街(海伦)中心D栋、E栋,以此增加其在地产方面的投资。

为什么是金融街?实际上,除了隶属于同一集团的关系外,细细分析金融街的财务数据,长城人寿这一连串交易底下隐藏的小心思就显而易见了。

数据显示,2019年1-6月,金融街实现合同出售额178.44亿元,同比增加94%。期内,该公司录得营业收入95.18亿元,同比增长43.58%;归母净利润10.53亿元,同比增长21.70%;毛利率与去年同期相比,提高了2个百分点至47.46%。

从近三年的情况来看,2018年因一二线城市调控趋紧,金融街的营收微跌13.35%至221.13亿元,除此之外,2016年、2017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均录得正增长,而净利润则是连续三年实现上升趋势,三年的营收复合增长率为5.54%,净利复合增长率为7.97%。

“长城人寿作为一家保险公司,注重的是长期稳定的收益,所以我们更看重他(金融街)所能够提供的这种长期稳定的、波动性比较小的收益。”

显然,长城人寿是看中了金融街稳定的收益能力,因此,频频加仓入股、收购项目。但对金融街而言,长城人寿并不是一个腰包鼓鼓的“大金主”。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 2018年全年,长城人寿录得营业收入69.55亿元,同比增长3.47%,2016年、2017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录得46.54亿元、67.2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82%、44.43%,虽然该公司的营收一直呈现增长的态势,但明显可见,其增幅已大大降低,2018年甚至录得个位数的增幅。

数据来源:企业财报、观点指数整理

从净利润方面看,近三年来,长城人寿的净利润均录得负值,且亏损逐年扩大。数据显示,2016年,长城人寿录得净利润亏损5.19亿元,2017年亏损扩大至7.23亿元,2018年末,这一数值扩大至2016年的三倍,达15.71亿元。而其保户储金及投资款项在近三年亦是呈现下滑的态势,2016年,这一数字录得171.47亿元,到去年年末仅剩112.4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长城人寿表示,2019年要确保公司实现扭亏为盈,因此,对金融街的股权投资,实际上是长城人寿改善资产配比状况,实现“小目标”的重要措施。

熟悉长城人寿的人士也表示:“对金融街的股权投资,通过权益法的核算,还能够合并进来一大块的利润。”

尽管长城人寿目前仅占金融街股权比例的5.08%,但以2018年金融街实现的32.69亿元利润计算,长城人寿可合并利润达到1.66亿元,至于2019年,他提到,“预期的话,也就是1个亿到2个亿左右,但是对于长城人寿来讲,还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收益”。

不过,对此也有分析表示,近年来,金融街受到项目开发缓慢、现金流压力大等问题的困扰,长城人寿能否实现扭亏为盈的“小小愿望”,还未可知。

今年三月,金融街上海北广场地王项目再度引援,而此前因多个项目开发缓慢,加之近几年全国范围内的限售限价,金融街的销售压力加大,以致于其在过去一两年内现金流压力增加。2017年,该公司录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2.54亿元,2018年录得-90.29亿元。

与此同时,该公司的有息负债亦节节攀升,截至2017年末,金融街的有息负债余额为624.45亿元,占公司2017年末净资产的比例为61.8%,2018年末,该公司的有息负债余额达到804.75亿元,2019年中期则为818.42亿元。

频频重金加码金融街的长城人寿,显然希望通过加大公司的优质资产配比,来实现扭亏为盈的年度目标,但这个如意算盘能否打响,尚待时间检验。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撰文:龚丽欣    

审校:武瑾莹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金融街